“在过去的三年里,我已经能够平衡整个牧场的水平,提高饲草生长整体生产力。我们回到教科书并提醒自己,精确度是表现的关键。“

伯内特

Shareholders

了解其牧场以某种方式生产的原因,是股东马克和克里斯丁伯内特成功的必要条件。就在西港陶朗加湾附近海岸的内陆地区,郁郁葱葱的草地上的土地证明了伯内特为他们的牧场所做的艰苦工作。

马克从记事起就一直是一名奶农。作为一个八岁的孩子,他帮助他父母在牧场挤奶,学校毕业后,他马上成了一名股东奶农。马克和克里斯汀作为股东奶农开始在尼尔森附近的莱伊谷工作,并在一份要求由“已婚夫妇”来经营牧场的工作出现后两人结婚。他们从来没有回过头,作为挤奶员已经快乐地工作了33年。

1995年,他们研究了如何在牧业再上一个台阶并投资了自己的牧场。由于大多数不动产产已经开发,塔斯曼地区的牧场价格相对较高。当在市场上看到他们现有的牧场时,他们立即觉察了它的潜力。 

这是一片在良好的牧业气候环境条件下未开发的地块 - 他们告诉自己的朋友,他们要搬到一块 ‘牛奶和蜂蜜的土地’上。对马克和克里斯汀来说,西海岸的生活并不总是的 '牛奶和蜂蜜的土地',但它充满了学习,并找到了开发和提高牧场价值的新方法。 1996年至2005年间,在继续为奶牛挤奶的同时,伯内特将他们的地产从一个潮湿牧场开发成一个干燥牧场。通过将牧场划分为不同的地块,而其他部分仍然在生产乳制品的同时,他们能够在地块之间转移并开发他们的牧场。

在提高产草量和奶牛的生产力方面,创新和不断质疑始终是他们的头脑中所想。该牧场参与了不同的科学试验,包括:确定喷洒蚕蛾毛虫的最佳时间;各种草的牧场试验;以及农业研究所土壤团队评估土壤翻耕对碳捕获和储存的影响的研究。

由于每个牧场都不相同,马克认为你能从专家和科学家那里学到的东西越多越好。这种“尝试并测试”的心态已经转移到农牧业生产的其他领域

最近,马克开展了一项全牧场试验,了解增加草生长所需的肥料水平。在看到牧场不同地区的草生长明显不同后,马克被他的肥料代表说服,完成了整个土地的土壤测试。

“我一直以为,如果草长不好,应该给它多加点肥料,来看看结果如何。当我测试土壤时,我意识到牧场中的一些部分施肥过多,而其他部分又施肥太少。”马克说。

在他的莱温斯顿代表的帮助下,马克对每个围场进行绘图,以确定所需的施肥量,或者是否可以作为营养肥料。从而使得整个牧场的成本得以节约,因为他现在能确切地知道需要多少肥料(而且通常比他想象的要少)。这还有重大的环境效益。在牧场仅施用所需量的肥料,意味着肥料可以被吸收而不再渗入水道流走。

马克的女儿梅利莎在理解牧场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梅利莎正在就读主要ITO农牧场管理培训课程,她一直提醒马克做最基本的事情并收集数据加以比较。

“我以前只是走出去,看到围场,并想 ‘哦,围场上的草长了一点。’现在梅利莎让我在那里对草进行测量,所以我确切地知道每个围场发生了什么,并且可以做必要的调整,”马克说。经过多年的测试,马克现在可以拿出文件,准确地告诉你每个围场发生了什么,以及肥料的投入如何影响饲草的生长。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已经能够平衡整个牧场的水平,提高饲草生长整体生产力。我们回到教科书并提醒自己,精确度是表现的关键。“马克还没有完成他的实验。他目前正在与农业研究所合作,以更好地了解土壤翻耕对土壤碳组成的影响。

Please Rotate to view